當前位置:首頁>信息公告>學術活動
·尋找學術資源開放共享出路
來源:佛山市社科聯  發表時間:2019-07-23 16:23 分享至:

  近日,美國加利福尼亞大學因拒絕向世界知名學術出版社愛思唯爾(Elsevier)支付高額合作費用,導緻該出版社取消了加利福尼亞大學對于其在線期刊的訪問權限。7月15日,加利福尼亞大學戴維斯分校分管圖書館與數據部的副教務長麥肯齊·史密斯(MacKenzie Smith)公開發聲,對學術資源開放共享的前景表示擔憂,再次引發人們對該事件的關注。 

  學術研究資源共享系統待完善 

  早在2018年2月,加利福尼亞大學與愛思唯爾之間的在線訪問權限合約過期且初步談判失敗後,雙方就進入了對峙階段。但當時加利福尼亞大學依然可以通過愛思唯爾在線平台“直通科學”訪問其學術資源。2018年底至2019年初,雙方宣布談判再次失敗,合作關系破裂。當時,加利福尼亞大學宣稱,今後不再向愛思唯爾支付每年高達上千萬美元的訂閱費用。不過,在停止訂閱後,加利福尼亞大學仍有權訪問愛思唯爾旗下刊物在2019年1月1日之前發表的學術成果。2019年上半年,經過幾輪談判後,加利福尼亞大學依然決定不再續簽,放棄與愛思唯爾的合作。近期,愛思唯爾徹底取消了加利福尼亞大學師生對其旗下刊物2019年1月1日以來發表的學術文章的訪問權限。 

  在談判過程中,加利福尼亞大學提出,把該校在愛思唯爾發表的所有研究成果向全世界讀者免費開放,并且要控制學校訂閱期刊的成本。這直接損害了愛思唯爾的商業利益。一方面,2018年,加利福尼亞大學發表的學術文章約5萬篇,其中約1萬篇由愛思唯爾出版,如果免費開放,愛思唯爾将面臨重大損失。另一方面,訂閱費用是愛思唯爾的重要收入來源,加利福尼亞大學在愛思唯爾的訂閱費用每年高達1100萬美元。 

  學術機構對于愛思唯爾的抵制并非孤例。作為一家學術出版商,愛思唯爾以高利潤率而著稱。有數據表明,2017年該出版社的利潤率為37%,利潤額高達11.7億美元,而學術機構的訂閱費用是其重要收入來源之一。鑒于學術資源的特殊性,近年來學界對學術資源開放共享的呼聲日益高漲,并已多次對愛思唯爾的謀利行為進行抵制。早在2006年,愛思唯爾旗下《拓撲學》雜志編委會就曾以辭職來抗議訂閱費過高。該編委會委員、牛津大學數學系教授馬克·賴肯貝(Marc Lackenby)認為,“愛思唯爾作為學術出版集團,并未立足于學術傳播,而是以牟取商業利益為目的”。随後,牛津大學與愛思唯爾中斷了學術合作。2012年,1萬多名科學家聯名抗議愛思唯爾的暴利商業模式。2018年,在瑞典和匈牙利,學界也組織了抗議活動。2018年底,德國馬克斯·普朗克學會宣布不再訂閱愛思唯爾的相關期刊。 

  對此,史密斯表示,加利福尼亞大學的這次行動之所以受到廣泛關注,是因為該事件反映出互聯網的發展未能實現人們此前的願景,即讓世界上任何人都能輕松獲取并共享知識。由于學術資源對人類文明發揮着特殊作用,愛思唯爾引發的一系列事件,被學術界廣泛認為是學術研究資源共享系統失敗的重要标志。這也預示着在數字化時代,高校分享研究成果、樹立學術聲譽和保存知識的方式正在發生結構性轉變。 

  降低學術成果流動成本 

  高校與出版社的這場較量,關乎知識在未來将如何傳播。加利福尼亞大學伯克利分校圖書管理員傑弗裡·梅森(Jeffrey Mason)甚至評價這場談判為“一場影響社會科學發展進程和人類進步的談判”。 

  據了解,在加利福尼亞大學與愛思唯爾的五年合同中,為讓加利福尼亞大學教職工和學生查看已出版的研究成果,該校花費了約5000萬美元巨資,而其中有一定比例的成果就來源于該校學者。這次失去訪問權限後,對研究者尤其是年輕學者的影響極大。失去這一重要學術資源來源,他們的研究在一定程度上将受到阻礙。而且,能在愛思唯爾這一金字招牌下發表學術成果,對他們的職業前景會有很大推動作用。 

  美國《大西洋月刊》發表學者文章表示,學術出版的主要目标是傳播人類得之不易的學術成果,分享促進人類文明發展的知識。但出版商收取大量訂閱費用,使得除一些富有的學術機構外,個體研究者常常因無法支付高額費用而難以獲取學術成果。 

  以美國為例,一些研究經費通常來自政府機構,研究人員實際上是使用納稅人的錢來産出成果。但當公衆試圖閱讀新的學術研究成果時,卻會因付費制度而被拒之門外。這使得公衆利益與學術研究及其産出成果之間的邏輯鍊條處于斷裂狀态。 

  史密斯表示,在印刷時代,高校圖書館的期刊可以免費供研究人員使用,公立高校還可以讓普通公衆閱讀和學習這些期刊。但在目前的商業模式下,出版商将期刊轉移到網絡上,研究人員已經适應了在互聯網上訪問文章的便利性,但出版商的逐利行為導緻高校圖書館在線資源的利用範圍隻局限于高校成員,廣大公衆則需要支付平均每篇論文35—40美元的訪問費用。史密斯表示,學術資源的數字化是時代進步的結果,有利于科學研究,但無限增加的學術資源訪問成本會嚴重阻礙學術交流。 

  學術共享是知識傳播的未來 

  需要重新厘清學術機構與出版機構之間的共生關系。《科學》官網發文表示,高額訂閱費用催生了非法網站,一些學術盜版網站因能為用戶提供低價的付費閱讀而獲利。還有一些研究者正在探讨如何通過合法渠道繞過出版商而取得學術資源,但目前尚未有重大突破。有評論者表示,降低學術交流和知識傳播的成本,幾乎是學術界共識,也是開放存取的初衷。 

  在史密斯看來,學術出版商在運營過程中付出了成本,付費制度有其合理性。但目前的問題是,出版商的收入遠遠超過了其運營成本,打造“付費牆”成為依靠學術資源的暴利行為。 

  史密斯表示,付費牆和在線訂閱在媒體生态系統中有其積極作用,但這并不是目前最好的學術出版模式。加利福尼亞大學一直以來支持開放存取,因為該校堅信一個理念:讓世界上每個人都能獲得該校教師和研究人員創造的知識,讓學術研究成果造福于所有人。事實上,已經有越來越多的學者支持開放存取,以便向公衆免費傳播他們的文章。這些學者堅信,開放存取是大勢所趨,學術共享是人類知識傳播的未來。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佛山市社會科學界聯合會  版權所有  粵ICP備14084675号
地址:佛山市嶺南大道北12号機關大院9号樓107室
  聯系電話:0757-83353930  電子郵箱:fssskl@163.com  郵編:528000
粵公網安備 44060402001364号